在“抽丝剥茧”里突破 投资中的东方哲学

2016-09-25 08:04  来源:未知  编辑:admin  已有( )人围观
导读(原标题:在“抽丝剥茧”里突破 投资中的东方哲学) 人来人往的上海联洋广...

(原标题:在“抽丝剥茧”里突破 投资中的东方哲学) 人来人往的上海联洋广场,在平日里也不失热闹繁华。对比之下,这家位于三楼拐角,没有过多的门面装饰、安安静静的茶馆,倒是个格外适合谈话的好地方。 茶馆内,檀香丝丝萦绕。合上书,董占斌抬眼望向推门而入的创业者。 服务员端来一壶新茶,默默调高空调温度,轻带上小包厢的木门。紧接着,里面就开始了一场长达几小时的观察与较量。 创业者聊完离开,董占斌呷一口茶,手头拿起刚没看完那本书,慢慢翻过一页。作为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,他每天要见好几拨创业者。而空档时间里,他和书的缘份也越来越深。 下午两点,见我们推开门,他放下手中的书。我们逐一落座,边寒暄边说明来意,目光也偶有几下落在他身旁的书和黑色书包上。他顺手给我们沏茶,随和一笑:“看书这个习惯,是我在成立青松基金时候养成的。” 很难想象,在创投圈中被称作“快投天使”,最快一周搞定一个项目这么风风火火的董占斌,是一个气质儒雅、喜欢看书喝茶的投资人。 投资生涯的引爆点 “你不太玩游戏,命中率还挺高。”董占斌的老同事,巨人网络副总裁彭程某一次吃饭时这么对他说道。彭程是一个游戏的重度玩家,对董占斌不怎么玩游戏,却来投游戏,有着几分不理解与好奇。 2005年,还在新鸿基的董占斌跟团队一起推动某游戏公司上市,“那家公司前一年还亏损几千万,上市一年就盈利了几千万”,他一下见识到游戏的极强爆发性。 通过猎头,董占斌顺利进入盛大网络投资部。在盛大,他逐渐意识到,“太会玩游戏,就会觉得手游全是垃圾,没有投资价值。” 半年不到,盛大游戏启动分拆,风云基金和18基金成立,一个做游戏并购,另一个专做游戏的战略投资。当时,国内的游戏投资环境还不太成熟,董占斌被分到18基金旗下,和其他同事一起成了“身披黄金甲的10级玩家,站在50级的角斗场”,需要不断在“交学费”中摸索成长。 “盛大做早期投资,与项目靠的太近。这更像是游戏行业里的委托开发,创业者必须按时完成节点内容才能收到下一笔到账资金。要知道,游戏开发设计实际上难以定量,许多小项目因拿不到下一笔资金而流产。”后来,大家多少有发现这个问题,可惜已经很难去改变它。 投资和创业之间应该把握一个度,让创业者有更自由的发展空间。 如果能拿一场竞技游戏形容董占斌的每一次“行动”,可以说在一次次短兵相接后,能超越他自己和别人的“赛点”降临了。 2012年,智能手机爆发式增长带来移动互联网的浪潮,手游公司集体野蛮生长。不过,产品竞争不激烈,大家对游戏的要求没那么高,手游是个大机会。“移动互联网的潮流不可逆转,而第一波能够变现的会是游戏。”老朋友刘晓松找到董占斌,两人嗅到同样的机会,再加上苏蔚,青松基金迅速诞生。 “回过头来看,每段经历汇聚在一起,最终造就成立青松基金的契机。” 兵贵神速。“三个人全票通过的项目,投起来一点都不犹豫。但只要有一个人觉得不好,就PASS。”这样的机制让整支基金运作地飞快,收放自如。募完第一期1亿元的基金,计划5年投完,结果一年不到就投向30多个项目。 本以为手游蓝海会持续两三年,没想到一年,窗口期眨眼间而过。许多玩家都看到手游的好机会,纷纷扎进海里。到2013年下半年,董占斌和另一些投资人聊天,发现他们在1个月中投了10个手游的时候,明白手游领域的竞争已然白热化。 资本催熟着整个手游市场,项目估值、价格应声翻倍。 “这时候,我感受到天使投资的魅力。”提前布局完成,青松基金占足先机。一方面,《啪啪三国》和《街机三国》回报超过60倍,手头的项目成了投资机构们紧盯着的“抢手货”;另一方面,青松也在加急布局教育、旅游、文化、体育、VR等全新的赛道。这时候,很多领域都位于“水下失灵期”,大家看不清未来,如此重磅布局的赛道究竟能成功么? 压力也在这一瞬间倍增。 在“抽丝 剥茧 ”里突破 第一期基金的投资效果不错,但第二期、第三期基金会怎么样?从帮投行和大公司做投资转型到自己做早期投资,要考虑的问题细碎又繁杂,董占斌一时间有点迷茫,心里打着鼓。 感觉就像800米跑到了500米的临界点,腿脚沉重,却不得不继续迈开步伐、调整呼吸、准备冲刺。因为你知道,临界点无非是身体感到疲乏和退怯,如果再坚持一会儿就能突破极限,达到最佳节奏冲过终点。 现实中,要做到自我突破,董占斌选择看书。“那段时间里,只要空出时间,我就会看书。” 商业书籍自然不放过,但董占斌更爱看古代历史以及诸子百家。金融、投资上的理性判断、数据分析,都属于西方引入的体系;儒道列子,则是中国人骨子里的精神根基,体现在为人处事和举手投足之间。他一边看书,一边就能从书里吸取经验。 “早期投资,不是看什么数据,也不主要看项目,更多在‘识’人。大多数投资人见到创业者,都喜欢在他们找到成功机率更大的几种特性,有就能投。但具体到判断方式上,差别就大了。” 《庄子·杂篇·列御寇》里,庄子引用过孔子的一句话:“九征至,不肖人得矣。”大意是可以用9种特征,判断出人的品性心智。 “远使之而观其忠,近使之而观其敬,烦使之而观其能,卒然问焉而观其知……放在投资里,这同样适用。比如‘卒然问焉’,突然向创业者提出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的问题,再看他的表现是不是还和原来一样,很能考验他的心智。” “我们将近投了100个项目,抽丝剥茧中,‘识’人慢慢在形成体系。”不过有时候,创业者一个眼神,已经能让董占斌读到不少信息。 董占斌遇到过一个产品出身的创业者,逻辑非常清晰,产品也想得很透彻。但是,董占斌没有投资这名创业者。“就在他走出办公室那一秒,回头看了看我身边一个比较漂亮的实习女生。我判断,他可能比较好‘色’,估计做不了大事。” 再从别人那儿听到这名创业者时,已经变成拿了好几笔投资,还没有上线产品的故事了。 “不签TS”向来是青松基金投资的一个鲜明特点。比起一纸协议,董占斌更看重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信任感。 说到“信任感”,他突然话音一顿,转而说起“甯戚饭牛”的故事。 《吕氏春秋·离俗览》载:怀才不遇的卫人甯戚,在知道齐桓公重人才后,千方百计来到临淄,夜宿城门外。齐桓公开门迎客,就看见甯戚疾击牛角高歌,气质非常人能有,遂见甯戚,后决定重用。有大臣质疑:“甯戚是卫人,为何不先调查他的背景再用?”齐桓公道:“人无完人,不能他人短处否定他人长处。‘问’,反而影响判断。” “投资里,竞职调查、投后管理,和古人的‘不问’也有共通之处。就是要有这种‘信任感’。” 信任并不代表能“瞎”信任。创业初始,创业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,方向没有最终定型。很多创业者会被具体事务缠住脱不开身,常年处在封闭的环境中,没有学习习惯,容易导致与行业脱节。所以,天使投资人还得观察创业者当下的状态,于细微之处见真实。 董占斌比较欣赏南京睿悦(Nibiru)的创始人。2012年他们投资这家公司时,创始人定位公司要做“手柄游戏联运平台”。做一段时间发现市场太小,创始人果断放弃,之后历经几次转型,2014年终于靠VR游戏操作系统抢占到行业先机。 “他每次上飞机前,都会带上一本书,在飞机上把书看完。每次见他,他的知识体系都有纳入新东西。一个好的创始人,应该能够通过学习,掌握行业趋势,再根据趋势调整方向。” 对于历史故事,董占斌信手拈来,“景公问晏子‘莒与鲁孰先亡?’晏子通过莒国人贪婪短浅、尚勇轻仁判断莒国先亡。这就是基于小现状判断大趋势的最佳案例。” 判断一个大趋势,或许蕴含更多的是对趋势的精准把握。 “所幸结果证明,青松基金关于教育、旅游、文化、体育、VR等领域的提早布局是正确的决定。这些项目现在也逐渐到了爆发期。”董占斌笑了笑,“如果钻到具体项目、细节和微观里,成绩反而会出不来。” 他又稍微比划了一下:“书看的越多,越能把各种事物联系起来,心自然而然就定了许多。看项目,要先看看宏观经济、资本市场、行业生命周期和创始人本身,慎思而速决。” 循势、重人、专注、沉静,青松基金的官网简介中,八个笔锋浑厚大字非常显眼。无论外边是怎样的腥风血雨,他带着这股“气”行走于创投江湖,不急不缓,尽一己之力“见天地、见众生”。 大道至简,一以贯之。

    阅读此文的人还看了

    • 30天访问榜
    • 100天访问榜

    精选酷图

    更多

    • 24小时访问榜
    • 周访问榜
    m88明升体育亚洲-明升m88亚洲娱乐城-明升体育|welcome! 网站地图